BLOG

MY PERSONAL JOURNEY

冠军姐妹蒋文文蒋婷婷选择花游是命中注定

冠军姐妹蒋文文蒋婷婷:选择花游是命中注定 也是最好的选择

一头扎进碧蓝的池水中,就像投入阔别已久的怀抱,每一丝流动都舒缓着两姐妹紧张的心绪。熟悉的《天鹅》旋律萦绕着整个赛场,蒋文文、蒋婷婷完美地完成了最后两串难度腿,凭借94.10的高分,力压日本组合夺得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花游双人自由自选比赛的冠军……这是蒋文文蒋婷婷的第六枚亚运会金牌,距离她们在2006年多哈亚运会第一次夺金,已经过了整整十二年。这十二年间,她们经历成名、退役、生女、复出。在中国花游的舞台上,文婷姐妹无疑是一个标杆。在她们身上,可以看到作为运动员年复一年的不懈努力,也可以看到当了妈妈后,她们用更强大的力量诠释着热爱与坚强。

据了解,这四人当中有一对夫妻,家住通州,另外两名女子分别是一名大学生和一名研究生,租住在这对夫妻家中。薄晓飞说,“昨天中午他们临时决定爬野长城,开车来到了怀柔,但他们一开始爬山路线就没选对,还没到野长城呢,就被困在了半山腰。”

刚爬了20分钟,天色渐暗,因前一日下了大雨,山中雾气四起,消防员必须打着手电筒才能前行。“灌木上都是水,地面湿滑,我们虽然穿着防滑鞋,但沾了一脚泥,走起路来特费劲。”薄晓飞说。

“来!搭桥!踩我腿上!”下山途中,消防员时不时用自己的身体做支点,让被困人员踩着下山。

为爱复出 六夺亚运金牌

天赋的背后,更多的是日复一日的刻苦训练。从进入花游队开始,姐妹二人几乎每天都扎在一方泳池内,每日8小时的训练强度是“标配”。靠着不懈的努力,蒋文文、蒋婷婷迎来了改写历史的机会。2006年以前,日本队一直是花游的亚洲“霸主”,垄断着该项目长达20多年,中国队长期屈居第二。2006年多哈亚运会,刚刚夺下全国冠军的蒋文文、蒋婷婷,第一次在重要的国际赛场亮相。“那年的情况有些突然,赛前一个多月我们才知道要在亚运会上比双人项目。”在当时的蒋文文、蒋婷婷看来,想要超越日本队,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上午的预赛,两姐妹的成绩“不出意外”排在日本队后面。下午决赛,她们在雅典奥运会该项目亚军、日本组合铃木绘美子、原田早穗之前出场。带着放松的心态,蒋文文、蒋婷婷发挥完美,但对于金牌,谁也没有把握。就在二人已经提前接受了亚军的“结局”时,场内一阵欢呼声将蒋文文和蒋婷婷拉回到现实——大屏幕上,中国的五星红旗闪现在了第一的位置。时隔多年,6枚亚运会金牌在手,但多哈亚运会上的这一幕依然深深印刻在两姐妹心中,“所有的金牌里,这一枚是最令我们难忘的。”2010年,两人又夺得世界杯双人项目的冠军,中国花样游泳项目由此走上世界最高领奖台。

7月4日0时40分,消防员将四名被困者安全护送到山下。怀柔消防供图

7月3日18点43分,怀柔国际会都消防救援站接警,一车六人闻警出动,19点30分,到达山下。“通过手机,我们和被困人员一直保持联系,通过发送定位、周围有明显特征环境的照片、视频等信息,我们逐步明确了他们的被困位置。”国际会都消防救援站副站长薄晓飞说。

薄晓飞说,野山深处,有路可走实属幸运。有些陡坡、断崖近乎垂直,根本没法爬,消防员只能借助绳索才能上去。

本报讯(记者张宇)前天下午,一男三女从通州区来到怀柔区,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打算攀爬箭扣野长城,结果四人在野山中迷路,困在一个陡坡上进退两难。怀柔消防六名指战员进山搜救,历时四个多小时,直到昨天凌晨终将四人护送下山。救援过程中,消防员时不时用自己身体做支点,让被困人员踩着下山。

“上午游了下午游,我已经成了一个黑妹妹啦。最开心的就是在水里,这一点和妈妈一样!”8月底的一天,蒋文文用视频记录了自己五岁半女儿练习游泳的一幕。画面中,戴着鼻架和游泳镜的女儿双脚一跃,从跳板上“扑通”落入水中,随即朝着水下的镜头做出欢快的舞蹈动作。镜头外的蒋文文在微博上发了一个“偷笑”的表情,写道:“有没有一点花游运动员的影子了?”碧蓝池水荡起的涟漪,让蒋文文想起了自己和妹妹蒋婷婷的过去。7岁的时候,蒋文文、蒋婷婷也是这样被母亲送到了游泳馆。“小时候太瘦了不爱吃饭,妈妈希望我们两个能通过游泳锻炼身体。”记忆中,两姐妹起初都很怕水,也不敢下泳池,“教练就把我们丢进水里,让我们自己扑腾,没想到扑腾扑腾着就学会了。”蒋文文说,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两人爱上了在水里的感觉,“再也离不开了”。一次机遇下,姐妹两人被推荐到四川省运动技术学院训练花游,由于展现出很好的天赋,她们很快成为当时四川省花样游泳队的正式队员。因为身材比例绝佳,柔韧性好,这对姐妹花似乎是注定为花游而生。作为双胞胎与生俱来的默契,更让她们在双人项目上具有绝对优势,就像水中两条灵动的“美人鱼”。

经过近两个半小时的艰难跋涉,21时50分,队员们终于找到了困在陡坡上的四人。四人身体无大碍,只是被困久了有点害怕。见到消防员,他们十分激动。在补充了食物和水之后,每名消防员看护一名被困人员,大家开始下山。

为花游而生的“美人鱼”

打破日本队二十余年垄断

2020线上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线上重大项目招商签约活动主会场

此时,山中小道、岔路奇多,消防员必须一边爬山一边和被困人员确定他们走了哪条道,一旦走错,很可能就去了另一座山。

2013年,蒋文文、蒋婷婷宣布退役。退役后,两姐妹各自拥有了可爱的宝贝女儿。但当生活开始迈入新的轨道时,她们却共同作出了一个意外的决定——复出。对于这个选择,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告诉记者:“我们太爱在水中的感觉了,觉得自己还能再拼一拼。”2015年重回泳池,蒋文文、蒋婷婷面临的第一个也是最大的困难便是“减重”。在她们之前,中国花游历史上还没有一对妈妈级选手,两人每一步训练都是在和教练不断的碰撞、摸索中进行。为了快速恢复体型,姐妹俩在教练郑嘉的针对性指导下,开启了“魔鬼”训练。两人回忆道:“那会儿累到在水中都能睡着”。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蒋文文、蒋婷婷就减去了40斤左右体重。除了身体上的疲累,两人遇到的更大的挑战是割舍对年幼女儿的思念,“自己不在身边的时候,女儿时常会哭着找妈妈。”这让初为人母的两人既心疼又愧疚。她们说,家人始终在背后给予她们最大的帮助,而女儿也是自己重返赛场的动力之一。2017年全运会,31岁的蒋文文和蒋婷婷用完美的发挥夺得了复出后的一个冠军。颁奖典礼上,脖子上挂着金牌的姐妹俩抱着女儿上台,两个小宝贝伸出大拇指为妈妈点赞,这一幕曾是2017年体坛最感人的瞬间。一年之后的雅加达亚运会,妈妈级选手蒋文文、蒋婷婷又爆发出了强大的竞技能量,她们以四分的巨大优势力压日本组合,摘下花游双人自由自选比赛的金牌,这也是姐妹花的第六枚亚运会金牌。今年5月,蒋文文、蒋婷婷转型做了教练。站在热爱了27年的泳池边,姐妹俩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选择花游是命中注定的。它就像融进了我们的血液里,是我们一生最正确、也是最好的选择。”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钟雨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