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MY PERSONAL JOURNEY

2020雅砻文化旅游节在西藏山南开幕

中新网西藏山南9月10日电 (张伟)《洗衣歌》《洪湖水浪打浪》《凤阳花鼓》《浏阳河》……10日,在西藏山南举办的2020雅砻文化旅游节(简称“雅砻文化旅游节”)开幕式文艺演出中,西藏、湖北、安徽、湖南的经典民歌一起唱响。

图为雅砻文化旅游节10日开幕。张伟 摄

涉事妈妈当时公开发布的网络信息截图

法官表示,一直以来,儿童被体罚、被霸凌都是广受关注的话题,一些家长遇到不公或冤屈,通过网络求助也是互联网时代常见的做法。但是,网络求助也应遵循基本的规则和底线,应尽量确保事实的真实准确,不能为达成一己之私,就恶意编造、夸大事实,甚至是雇请人员进行网络炒作,误导公众认识。

“我的重点还是会放在写好小说方面,当然在影视方面的话做些改编啊,或者做些原创也都可以,但这是两回事。”他说。

受刘某雇请进行网络炒作者已被判刑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马某无视国家法律,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虚假信息,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其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被告人马某犯罪后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并自愿认罪认罚,可以从轻处罚。综合被告人马某犯罪行为的性质、情节、危害后果及认罪态度,作出上述判决。

宣判后,被告人刘某当庭表示不上诉,认罪伏法。

此后不断有人自杀,主人公和表兄叶萧警官发现,所有死者生前都经常浏览一个名为“古墓幽魂”的网站,上面的一个惊悚迷宫游戏,像病毒一样在玩家中迅速传播……

法官提醒广大群众,网络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上要注意谨言慎行,切勿触碰法律的红线。对于未经核实的消息,要自觉做到不信谣、不传谣,静待权威媒体或官方发布消息,共同营造一个清朗和谐的网络空间。同时,家长们认为孩子受到不公对待或欺凌时,应以一种更成熟的心态来维权,诉诸正常的投诉渠道。

当IP成为资本追逐的对象,也有一些作者会从写作之初就瞄准影视化的路子。但对蔡骏来说,写小说不是为了迎合影视改编。

小说自有价值,评判体系标准跟影视作品也有不同。蔡骏不太赞成刻意为了改编影视作品而写小说:第一这个小说未必能写好;第二从影视化角度来说,那人家不如去直接写原创剧本。

这和他尝试打破固有套路有关,“像福尔摩斯系列,其实也是一个模式。同一个作家,有一种固定写作方式很常见。但创作还是要追求变化,我刚写完的新书,犯罪悬疑题材也是突破。”

据悉,除文艺演出外,雅砻文化旅游节还包括招商引资推介会、山南市博物馆开馆仪式暨传统工艺美术展、高原特色产品展销会、旅游交流推广等活动。(完)

那么,对受雇进行网络炒作的马某如何处理呢?

曾有专家评价,蔡骏的小说是把类型文学和纯文学结合在一起。蔡骏觉得,只要故事讲得好,文章的类型很难说会给阅读造成太大障碍。

作家蔡骏。受访者供图

蔡骏的作品是较早一批有影视改编作品落地的小说。2004年,根据其作品《诅咒》改编的电视剧《魂断楼兰》播出,悬疑、惊悚的情节把不少观众吓得够呛。

(原题为《广州一妈妈伪造血衣栽赃老师体罚案宣判:犯寻衅滋事罪被判缓刑》)

雇人网络炒作虚假信息致微博热搜获数亿阅读

2020年3月28日,刘某通过新浪微博持续编造其女儿被老师体罚及被老师索要照顾费等虚假信息。同年5月30日,刘某发布微博称其女儿被班主任体罚致吐血,并上传伪造的带血的衣服、鞋子等照片。

“什么样的悬疑小说才好看?好看的故事、轨迹的设置等等。融合起来,可能效果更好。”他注重情感、想象力、人物关系的构建,以情感为核心推动力,在任何小说里都屡试不爽。

巴桑次仁说,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为展现山南发展成就,进一步扩大其文化影响力和知名度,对口帮扶山南的湖南发挥“电视湘军”资源优势,承办了以“藏源·藏缘—不忘初心、再创辉煌”为主题的雅砻文化旅游节。

图为雅砻文化旅游节文艺演出现场。张伟 摄

图为雅砻文化旅游节文艺演出现场。张伟 摄

悬疑小说走红顺理成章

陈震说,当日所有节目都融入了山南元素,舞团演员也大都来自山南市群艺馆及山南各区(县)艺术团。“经过这次合作,他们给我的感触是非常敬业,除表演各自的节目外,还要兼顾其他节目的编排,几乎‘打满全场’。”

他是较早接触网络文学的那一批作者:2000年在“榕树下”第一次发表了一篇短篇小说,从此开始写作。但刚开始发表的都是些中短篇小说,更像纯文学,悬疑的影子并不明显。

蔡骏精选集《最漫长的那一夜》书封。作家出版社供图

他不这么认为,《最漫长的那一夜》故事比较通俗易懂,其他有几篇文学性比较强,可能有点像纯文学,但也不难懂。

“我因为法律意识淡薄,一时冲动做了这样糊涂的事情,我每天都在反省自己,作为一名家长不应该用这样的方式对待学校和老师,我想对老师说声‘对不起’,对学校和社会说声‘对不起’……”刘某说。

蔡骏最近一次出现在读者是视线里,是因为精选集《最漫长的那一夜》。一部分读者从中读出了“怀旧感”,也有一部分读者给出了“烧脑”“不太好懂”的评价。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这篇题材独特的小说很快引起网友关注,蔡骏因此走红。出版社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他已出版《镇墓兽》《天机》等三十余部作品,累计发行1400万册左右。

雅砻文化旅游节开幕式文艺演出总导演陈震告诉记者,从现场气氛和各方反馈来看,这台展示山南文化特色和脱贫攻坚成就的演出已达预期。“从生态、交通到文化、经济,呈现了山南巨变的‘芳华’,还有城市建设者甘于奉献的‘芳华’。”

许多作品的构思来自于蔡骏和亲友们的经历。比如《北京一夜》,“小时候,有一块玻璃砸落到操场上。我一直想象它如果砸到别人的话,被砸的人会怎样?我又会有怎样的命运?”

图为雅砻文化旅游节高原特色产品展销会。张伟 摄

据雅砻文化旅游节组委会办公室主任巴桑次仁介绍,山南被誉为藏文化发祥地之一,拥有西藏第一座宫殿、第一块农田、第一部藏戏,历史文化悠久,自然风光秀美,民俗风情独特,近年来在中央及上述各省份、中粮集团有限公司的支援下,经济社会快速发展,2019年,全市贫困人口全部脱贫,彻底消除了绝对贫困。

综合本案的事实、情节、危害后果及刘某的认罪态度、悔罪表现,判决被告人刘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

2019年12月,刘某认为其女儿在学校受到体罚,先后在班级微信群、朋友圈及微信签名处发布诅咒、辱骂、威胁老师的言论及图片。

同时,在刘某认罪认罚、真诚悔过的情况下,学校和老师出于对刘某成长经历的同情,考虑到孩子需要母亲的照顾,对刘某表示了谅解,希望刘某往后能遵纪守法,陪伴孩子幸福成长,因此法院对刘某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学校和老师也通过实际行动,向社会、家长、学生诠释了何为以身示教。

图为雅砻文化旅游节文艺演出现场。张伟 摄

法官称,本案中,家长刘某不仅通过微博发布虚假的信息,还雇请马某进行网络炒作,致该条微博被大量转发,微博热搜更是被数亿网友阅读,严重扰乱公共社会秩序,因此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此前,广州市白云区法院已于9月29日对马某受雇为刘某进行网络炒作一案进行开庭审理并宣判,以寻衅滋事罪判处马某有期徒刑六个月。

图为雅砻文化旅游节高原特色产品展销会。张伟 摄

不过,他乐得见到当前悬疑剧、悬疑小说的火爆局面:国内悬疑小说的读者以年轻人为主,慢慢地,原有读者年龄增长,新读者不断加入,粉丝群是越来越大的,读者会越来越多。悬疑小说的走红顺理成章。(完)

“一个好故事是可以超越类型的。但在写作过程中,你会去有意识地去考虑,它该具有怎样的风格?会带入到什么主题?就是会有意无意给出一个方向的引导。”他说。

在国内,悬疑小说不算大众,但一直拥有固定的粉丝群。近几年,随着《隐秘的角落》等影视剧的出圈,其原著作品也得以借上东风,悬疑小说热度持续走高。

从4月29日接下任务至今,陈震先后6次来到山南,“和这座城市建立了感情,以后有机会,我会继续将山南的特色元素融入到内地的节目创作之中。”

真正让蔡骏“出圈”的,是次年他写的长篇悬疑小说《病毒》:主人公收到好友的求救邮件,但赶过去时却发现好友已身亡。

在国内,蔡骏因为写悬疑小说知名,也有媒体报道中称其为“华语悬疑小说教父”。

今天(11月20日)上午,广州市白云区法院对被告人刘某寻衅滋事案进行公开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以寻衅滋事罪判处刘某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

对此,蔡骏近日在接受中新网记者专访时提到,许多故事都来自于自己和亲友的经历,其实并不怎么难懂。同时,自己也在不断尝试打破套路,希望悬疑小说写得好看,且有所变化。

“然后再结合我曾经在北京乘出租车的两段经历,把两种命运分别放在司机和乘客身上,引出后面一连串的有意思的故事,兼具悬疑和文学性,也有时代感。”蔡骏如此解释。

回应“烧脑”评价:其实不难懂

图为雅砻文化旅游节高原特色产品展销会。张伟 摄

蔡骏写东西风格比较多样化,早前很多作品被贴上了“心理悬疑”的标签;最近七八年来,则可能超越了纯粹悬疑的范畴,加入历史、幻想、冒险等各种元素,相当“跨界”。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刘某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虚假信息,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其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被告人刘某犯罪后有自首情节,且认罪认罚,可以从轻处罚。

“不套路”的悬疑小说,怎么写?

同时,为进行炒作,提高网络关注度,刘某向马某(已判刑)支付760元购买增粉、点赞及转发等服务,后马某将该业务转包给一非法网络平台,致该微博被转发140万余次,#广州一小学体罚哮喘儿童至吐血抢救#微博热搜被网友阅读5.4亿次,讨论19.6万次,引发网络及公共秩序严重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