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MY PERSONAL JOURNEY

外交部驻港公署发表声明香港国安立法开启“一国两制”行稳致远新篇章

外交部驻香港特别行政区特派员公署6月30日发表声明表示,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审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并列入《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附件三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公布实施,这是“一国两制”方针在香港实践进程中的一件大事、好事、喜事,外交部驻香港特派员公署坚决拥护和支持。

声明指出,中央政府对维护国家安全负有最大和最终的责任。从国家层面建立健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是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的重大举措,是维护香港长治久安与繁荣稳定的治本之策,彰显了中央政府全面准确贯彻落实“一国两制”的坚定决心。

声明强调,香港国安立法针对的是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最突出的风险点,法律规管的是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恐怖活动、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四类罪行,惩治的是极少数犯罪分子。立法符合中国宪法和基本法,符合国际通例和法治原则,充分尊重特区的高度自治,充分保障香港居民依法享有的权利和自由,顺应民心民意,符合香港实际,受到香港社会绝大多数市民和国际社会正义力量的欢迎。有国家安全立法托底,香港必将更加繁荣稳定,“一国两制”必将行稳致远,广大香港市民和国际社会都将从中受益。

10月11日,记者来到这里。远远望去,陵园大道中央的雕塑上,杨根思一身戎装怒视敌人,左手攥拳,右手紧抱炸药包,背依山体,脚踏侵略者钢盔,坚毅的眉宇间尽显大无畏的英雄气概。

由于遭受敌机轰炸,志愿军口粮不能及时供应,3连战士每人一天就靠几个冻得硬邦邦的土豆充饥。最困难的时候,大家饿了就吃树皮,从被炸弹炸开的冻土里找草根吃。小高岭战斗前,营部奖给3连一筐土豆,杨根思全部分给战士,而他自己没留一个土豆。

关于杨根思递交入党申请书时的情景,有一篇文章这样描述: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人民日报,公开消息)

四、除省委领导小组(指挥部)明确规定的措施外,各地一律不得“层层加码”,不得擅自增设交通管控卡口和对小区、楼宇等的限制措施。

最神奇的一次,是1946年攻打泰安的战斗,杨根思用18颗手榴弹攻下全城的制高点。敌人的子弹击中杨根思的脸,一时间血肉模糊,班长不顾杨根思的反对,连眼睛都一块儿给他包扎上。不可思议的是,在班长的指挥下,蒙着眼睛的杨根思扔出去两颗手榴弹,居然都精确命中目标!

多样性助推文旅消费升级,激发城市夜文化活力

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杨根思经历过300多次大小战斗,靠着过人的胆识和身手屡建奇功。

70年前,杨根思作为志愿军第20军58师172团3连连长,奔赴抗美援朝战场。那一年,他刚满28岁,而这一走就再也没能回到家乡。

“3连连长杨根思领受了控制1071高地东南屏障小高岭的任务。营指挥员的命令是:‘不许敌人爬上1071高地寸步,坚决把敌人消灭在小高岭阵地之前!’杨根思没有丝毫犹豫,他亲率3排把守小高岭。他把兵力和火力布置好以后,对全排战友说:‘同志们,在反抗美国侵略者的正义战争中立功吧!’”

300多次战斗淬炼出的英雄

六、对在常态化防控措施之外附加其他不合理限制要求的,要立即予以纠正。对造成恶劣影响的,要坚决依法查处问责并予以通报。

当敌人发起第9次进攻时,杨根思命令通讯员把重伤员背下阵地,又命令机枪手把打光子弹的重机枪撤下阵地,自己孤身一人留下坚持战斗。打出最后一颗子弹后,杨根思埋伏在高地上,当美国兵快到山顶时,他抱起一个炸药包,拉响导火索,冲向敌群,与40多个敌人同归于尽。

为推进人员有序流动,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经济运行,现紧急通知如下:

1950年11月29日,杨根思带领3连冒着零下40摄氏度的严寒投入第二次战役,阻击南逃的美军陆战一师以及英军部队。在战斗最激烈的小高岭1071高地,他带着3排坚守阵地。

“老连长牺牲时,我离他只有100多米,远远地就看到了火光。”采访中,杨德盛老人又一次回忆起当时激烈的战斗场景,他一直记得老连长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别给我丢脸啊,别当孬种啊!”

黄浦江畔,停靠着上海首批户外“演艺新空间”之一的“快乐船长8号”网红游轮。它将“非遗”剧种昆剧推广到旅游第一线,携程网站上,这一售价368元的套餐是今年夏天申城文旅消费“人气”项目。在浦江游轮上赏美景、听昆曲,在陆家嘴璀璨夜色的“天幕”下听上海昆剧团青年演员低吟浅唱,体验穿越时空的魔都魅力。

位于黄浦区“演艺大世界”内的林肯爵士乐上海中心,即便缺席了爵士音乐家温顿·马沙利斯的驻场,也丝毫不影响其高质量的音乐节目在乐迷中口耳相传。如今,林肯爵士乐上海中心已经成为国内爵士音乐高手一决高下的舞台,每周四场演出总是座无虚席。近期的节目单上,伊克拉木乐队、曹侃原创曲目专场、爵士钢琴大师经典作品音乐会、田果安五重奏等精彩纷呈。在传统专业剧场和“新剧场”之间的文化艺术活动获得了流通,促进了整个文化市场的可持续发展和推陈出新。

截至今年5月底,全市现有“演艺新空间”总数增加到了60家,年演出总量超过6000场次。其中,以水上大舞台、林肯爵士乐上海中心为代表的16家“演艺新空间”,全年演出更是占到了总量的六成以上。打破传统常规运营模式,使“演艺新空间”具有强大的适应性、包容性和协调性。甚至面对疫情带来的经营压力,“演艺新空间”模式也经受住了考验,有的还“活”出了可圈可点的新成绩。

苦难出英雄。根思乡根思村村委会主任李小军说,杨根思1922年11月生于泰兴县杨货郎店(现泰兴市根思乡根思村),7岁时父母双亡,从小和哥哥相依为命,给地主当过长工,在上海给资本家当过童工。1944年2月,杨根思回到家乡,参加了新四军。

“我这一辈子都交给党了”

坐落在泰兴市根思乡宣泰路173号的烈士陵园,纪念的是“爆破大王”、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国战斗英雄、中国人民志愿军特级战斗英雄杨根思。

“演艺新空间”的发展,推动了一批极具个性魅力的文旅新产品诞生,激发着申城夜色经济的文化活力。

“我父亲是杨根思的入伍入党介绍人,他常给我们讲杨根思的英雄故事,并把这两张珍贵的照片传给了我。”10月16日,吴春林女儿吴晓静告诉记者,杨根思身穿人民解放军军服的那张照片,是他1950年获得“全国战斗英雄”称号后拍的。另一张是重返部队前的1950年10月12日,杨根思第一时间向老班长话别,吴春林用老式相机,为杨根思拍下一张宝贵的军装照,这也是杨根思生前最后一次拍照。

1950年12月26日,《新华日报》头版刊发报道《杨根思英雄排的不朽业绩》,用这样的文字追述杨根思和战友们的大无畏英雄气概。

“杨根思的事迹影响和激励了广大志愿军战士。在临清江反击战的时候,就涌现了38位杨根思式英雄。到了上甘岭战役,出现了68位杨根思式英雄。黄继光牺牲后,从他的饭包里发现三本连环画,第一本就是描绘的杨根思。”杨根思烈士陵园副主任陆蔚说,1952年5月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为杨根思追记特等功,并追授“特级战斗英雄”称号,命名他生前所在连为“杨根思连”。 (赵晓勇 孙巡)

英雄远去,精神永存。记者近日前往杨根思家乡泰兴寻访,连线与杨根思一同入朝的战友,采访杨根思老班长的女儿,还原杨根思感天动地的英雄故事。

另外两张照片都是杨根思生前的个人照,由曾任杨根思班长的吴春林保存,是杨根思送给老班长留作纪念的。

1950年9月26日,杨根思作为三野9兵团20军选出来的四名代表之一,出席全国英模大会,与800多名战斗英雄和劳动模范一道,受到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的亲切接见。当他返回部队浙江驻地时,部队已奔赴朝鲜战场,他和战友一路追赶,在山东追上大部队。1950年11月7日,杨根思带领全连169人跨过鸭绿江。

三、对疾控机构协查追踪的重点人群,继续严格按要求落实隔离医学观察和健康管理措施,并将检测结果及时通报青岛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看似剧场,不像剧场,又胜似剧场——“演艺新空间”贵在“新”。“‘演艺新空间’的诞生伴随着产业思维的创新。它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表演空间形态,与演出方仅仅发生租赁关系,台上台下泾渭分明按传统套路行事,而是主动向前一步参与创作,”上海市演出行业协会会长韦芝说,“在这种全新的业态融合下,场地方与演出方联手,共同立足于创意诞生的过程,对双方资源进行共享、整合、再发掘。”

雕塑,定格的时间是1950年11月29日,地点是朝鲜长津湖下碣隅里东南面的小高岭1071高地。

“老连长牺牲时,我远远地看到了火光”

淮海路上的商业综合体K11也是沪上“演艺新空间”之一,音乐会、游园会、非遗展多元组合而成的文化体验矩阵,为这个新潮时尚的消费空间引入了更多文化流量。今年夏天,大世界驻场演出人气爆棚,光是皮影和艺术导赏就有100多场,与抖音平台和网红达人们的深度合作,更是让大世界在线频频“出圈”。

一、青岛低风险区人员离开青岛的,可优先安排检测,凭7日内核酸检测阴性报告或健康码核酸检测阴性信息离青,抵达后正常工作生活,任何单位、个人不得设置其他限制措施。

“父亲告诉我,这些都是真实记录。”吴晓静从父亲的讲述中,了解到杨根思参军的经历:1944年2月的一天,吴春林所在部队正在急行军,杨根思跟了上去。吴春林说他们是要去打仗的,杨根思说“我也去”,就一直跟着。吴春林就把行军包后面备用的鞋子扔给他,对他说:“跟上部队!”杨根思穿上鞋子进了队伍,马上就参加战斗。这场阻击战后,杨根思正式入伍。

杨根思本来姓羊,叫羊庚玺,参军时登记员写错了,才有了“杨根思”这个名字。杨德盛回忆,杨根思个子比他高,也大他几岁,性子有点儿闷,不怎么爱说话。他俩刚认识时,杨德盛并不在杨根思的那个连,而是在机炮连。不过,他早就耳闻杨根思是战斗英雄,是响当当的“爆破大王”。

演艺资源深度融合,场地方、演出方共同创造新的合作模式

如今,全市300多家注册民营院团通过跨界、破圈找到了艺术创作的新平台和新机遇。在上海商务旅客经常光顾的大虹桥区域,康德思酒店的驻场演出远近闻名。沪上资深民营话剧团——上海现代人剧社与康德思酒店深度合作,为酒店“12次方”酒吧量身打造了《我只是一个过客》《蝙蝠的回忆》《JACK的星空》等多部环境戏剧。演艺资源的到来,赋予了消费与服务更多文化内涵,极大地满足了年轻消费群体的休闲与社交需求。上海现代人剧社社长张余说,“演艺新空间+民营院团”携手,催生出不少创新演艺产业的“私家定制”。凭借演出赋能的“演艺新空间”有望走上IP化的道路,成为一家家拥有品牌粉丝的“演出专卖店”。

五、加强个人防护和健康监测,继续保持“一米线”、勤洗手、科学佩戴口罩、常通风、公筷制等卫生习惯和生活方式,发现可疑症状及时就医,降低疫情传播风险。

声明重申,香港是中国的香港,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任何人都不要低估中国政府维护国家主权安全的决心,任何干扰和阻挠立法实施的企图都将遭到包括香港同胞在内的14亿中国人民的坚决反对。国际社会应该为维护香港繁荣稳定和“一国两制”行稳致远发挥建设性作用。

去年5月,上海市演出行业协会在全国率先制定《上海市演艺新空间运营标准(试行版)》——“演艺新空间”模式诞生,大世界、水上大舞台、林肯爵士乐上海中心、和平饭店等沪上首批十家“演艺新空间”挂牌。

杨根思烈士陵园有三张珍贵的照片,再现英雄当年风采。其中一张拍于入朝前的六人合影尤为引人注目。照片上的杨根思身着整齐的军装,表情略显腼腆。大伙如众星捧月一般,将杨根思围在中间。

“‘班长,你帮我填。’杨根思说,小吴班长在入党动机一栏一笔一画工整地写着‘跟毛主席、跟共产党革命到底,上刀山、下火海不变心,不怕苦不怕死,为推翻三座大山,解放全中国,解放全人类,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小吴班长写完以后,又读了一遍,杨根思意难表,言难尽,还有多少话要对党说,还有多少决心要对党讲,他想了想,又激动地说:‘班长,再替我加上一句,我这一辈子都交给党了。’”

伴随着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杨根思用生命为夺取战役胜利赢得时间,践行了“人在阵地在”的誓言。杨德盛的儿子告诉记者,为了缅怀老连长,父亲特意给他取名“杨根宝”。

10月15日,记者几经周折联系上定居成都的杨德盛,90岁的他与杨根思同是江苏老乡,他们一同赴朝参战,而且在同一个连队,即志愿军第20军58师172团3连。

二、前期已离开青岛的人员(除疾控机构协查追踪的重点人群外),由当前所在地进行1次核酸检测,检测阴性的不再实施其他附加健康管理措施。

“他是个大英雄!”在翁海林的讲述下,杨根思的传奇故事回放在记者面前。

在战场上,他喊出铮铮誓言:“在革命战士面前,不相信有完不成的任务,不相信有战胜不了的困难,不相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70年过去了,“三个不相信”的英雄宣言依旧响彻云霄,成为我军战胜困难走向胜利的宝贵精神财富。

在杨根思的战斗故事中,“爆破大王”这个称呼出现的频率非常高。解放战争期间,他用炸药包俘虏国民党军一个排,被授予“华东一级人民英雄”。

杨根思,这个顶天立地的英雄,是用什么特殊材料、在什么特殊熔炉里炼就的?采访中,记者一次次思索这个问题。

泰兴市公安局督察大队副大队长翁海林,曾任杨根思连第18任连长。在他看来,“英雄壮举,绝非偶然”。翁海林老家在泰兴黄桥镇,离根思乡有20多公里,从小学到高中,每逢清明节,学校都组织他们步行前往杨根思烈士陵园祭扫先烈,“那时,英雄杨根思的形象就在我脑海中烙下深深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