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MY PERSONAL JOURNEY

山乡处处好光景

山里有美景,山上有产业,山下有新居,太行山深处的山西省左权县,如今处处好光景。

抗战时期,时任八路军副总参谋长的左权将军在此殉国,左权县因此得名。过去,大山阻隔,耕地稀少,产业滞后,左权县一度成为国家级贫困县。

沿着省道,从辽阳镇起,经龙泉乡、桐峪镇,至麻田镇泽城村,长达58公里的山路沿线,28万多株金叶榆、金叶槐等苗木为群山“披金”。这里被称作“黄金谷”,每逢长假便成游客“打卡地”。

近年来,左权县依托民歌文化、太行风光和红色资源打造“百里画廊”,串起龙泉国家森林公园、麻田八路军总部、左权将军殉难处等多处自然景观和革命遗址。

疫情爆发初期,在京东物流的保驾护航下,京东大药房发挥了巨大的保民生作用,为缺医少药的用户解决了燃眉之急,京东大药房一跃成为线上最大的药品电商。

但互联网医疗就只是医药电商,这与刘强东的初心相差甚远。

这只是表象,背后有着京东健康十年的底蕴和不懈的努力。

最后,不忘给他信心,健康这个领域做好了,能再造一个京东。

傍晚,左权县城西的宜居苑小区,党群服务中心、超市、卫生室等一字排开,一栋栋楼房整齐排列,易地搬迁户王瑞锋的家便位于其中。干净亮堂的客厅、一应俱全的家电、暖烘烘的供热设备,让50岁的王瑞锋笑得乐开了花,“从来没想过能住上这么好的楼房!以前住着三间土坯房,吃水还得去山里挑。冬天舍不得买煤生炉子,只能从山上捡点柴火。”

泽城村地处大山深处,奇峰屹立,山清水秀,有太行山上的“小江南”之称。今年“五一”,54岁的村民闫青办起了村里第一家民宿。小院子收拾得干净利索,前院是餐厅,后院是客房,取名叫“青居”。

京东健康App上线了中医院、心脏中心、耳鼻喉中心、呼吸中心、糖尿病中心等16个专科中心。

由于疫情期间的出色表现,直接带动了京东医药电商业务在618期间的爆发,据京东健康公布的数据显示,其慢病用药成交额同比去年达到了270%的高速增长。

“上世纪90年代,小煤窑开采,加上运煤干道由此经过,生态破坏严重。”龙泉乡党委书记巨晓华回忆。

截至今年6月30日,京东健康平台拥有9000多家商户,活跃用户达7250万,互联网医师也达4万之多。

辛利军回答干脆利落,我们要完整地干这件事。

2019年,京东互联网医院宿迁分院宣布上线,这成为公立医院与平台型互联网医院的首次线上线下一体化合作。

从这个时候起,明眼人就知道,京东健康离上市不远了。

2018年,背上村全部搬迁至县城西4公里处的宜居苑小区。按照一人25平方米的标准,王瑞锋一家四口住上了100平方米的三居室,生活发生了很大变化。“现在不打工了,自己在县城里开了馒头房,收入比之前多一倍。”2018年,王瑞锋家脱了贫。

但彼时政策极不明朗,所以只能边走边看,虽无大力扩张,但一直稳健发展。

沿着绵延的山路,汽车驶进太行山深处的连壁村。站在山顶望去,道道山梁上光伏电板闪闪发亮,层层梯田上核桃树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

据报道,2020年上半年,京东健康的日均在线问诊量约12万人次,平台累计用户超过1.5亿,常态化后至今问诊量仍保持每天10万人次。

于是,刘强东找到了时任京东生活事业群的总裁辛利军,有意委以重任。

连壁村的2400亩荒坡上,是左权县最大的光伏发电站。土地租赁费加上光伏分红和管理费,一年为村集体带来近100万元收入。2019年,全村人均收入达到9600元。

这就是为什么脱颖而出的是京东健康,而不是京西健康。

近年来,左权县在荒山荒坡上陆续发展起核桃种植、光伏发电、乡村旅游等特色产业。老乡的日子越过越红火,左权县也于2019年4月顺利脱贫摘帽。

“以前的连壁村,地上无企业,地下无矿藏,村民穷得叮当响。”64岁的郭应林,当了30年村支书。“虽说村里耕地面积只有1800亩,但可利用的荒山荒坡却有1.5万余亩。要想富,就得在这些荒山荒坡上做文章。”

截至目前,左权县已扶持建设了120多家民宿客栈,带动2500多人脱贫。

这得从2011年京东首次跟医疗健康结缘说起,彼时京东和九州通合作组建了京东好药师,开启了网上售药的先河。

京东健康独立运营虽然只有一年半,但其实她有十年的深厚底蕴。

彼时阿里健康和平安好医生早已登陆港股,京东健康虽迟到,但绝不能缺席。

2017年,国家发布了一系列互联网+医疗健康以及互联网医院管理方面的政策,同年12月,京东互联网医院上线试运营。

王瑞锋以前住的背上村有208口人,其中37户是建档立卡贫困户。由于地处偏僻深山,地薄少产,自然环境恶劣,村民们长期面对行路难、吃水难、上学难、就医难、住房难等问题。

浇水、施肥、剪枝……72岁的村民郭福兰在核桃种植基地里正干得起劲。前些年,她还是贫困户,年收入不到3000元。如今,靠着土地流转收入、光伏发电分红,再加上在合作社打工的报酬,郭福兰年收入两万元,稳稳地脱了贫。

前有达达集团,后有京东数科,如今京东健康也跑步进场。

京东健康涉足医疗产业迈出了关键的一步。有了政策的支持,剩下的就是撸起袖子干了。

京东健康独立运营还不到两年就要上市,而且未来很可能成为互联网医疗上市企业中市值最大的公司,而这一切皆因刘强东“一句话”。

“这个不用担心!”闫青摆手笑道。今年,泽城农民技术培训中心建成,已开展核桃树修剪、烹饪、母婴陪护等9场培训,这让闫青的民宿几乎每天客满。“最多时一天有100来人吃午饭,位子都不够坐!”

作为核心区的“黄金谷”项目,打造出千亩苗木培育基地,还治理修复了沿线的弃渣场、垃圾场、荒坡等生态脆弱地段。“27家脱贫攻坚造林合作社参与建设,带动1000多名贫困劳动力就业增收。”巨晓华介绍。

京东健康从独立运营到上市,仅用了一年半时间。

2019年5月,京东健康A轮融资筹措资金超过10亿美元,为京东健康后续的发展储备了足够的弹药,辛利军也可以甩开膀子干互联网医疗。

在荒山上种完核桃树,左权县又盯上了什么都不长的荒坡。2016年,抓住国家扶持光伏产业的政策机遇,左权县建成4座联村和35座单村光伏扶贫电站、1座县级集中光伏扶贫电站。自2017年并网发电以来,累计发电1.36亿度,收益1.16亿元,惠及170个村、2.7万人。

有人戏言,京东成了IPO收割机。戏言背后是对京东实力的肯定。

如果我们说去爬山,实际上在你出门的那一刻,所有的行为都是爬山的一部分。

刘强东眼光太毒了,一眼就发现了独角兽

看到这里,有读者可能会说,原来京东健康是搭上了疫情的“东风”啊?

2016年,医药电商迎来了政策的春天。国家鼓励物流企业进军医疗健康行业,京东物流配合京东商城成为了不二之选。

住进新居迎来了新生活,山里的土地也不能撂了荒。背上村在旧址复垦,种植了260亩连翘,剩下的土地规划发展养殖业。

所以京东健康的半年报也极其亮眼,招股书显示,其上半年总收入达88亿元,净利润3.7亿元。

创新不仅需要人力,还需要财力。

连壁村的情况,正是左权县的缩影。2012年,经过深入调研,县里决定推广种植耐干旱、易成活的核桃树。数年间,左权县核桃产业达到36万亩,年产量1500万公斤,人均增收2300多元。借着这股“东风”,连壁村建成了3000亩核桃间作杂粮基地。如今,基地每年发放务工工资50多万元,带动连壁村和周边十余个村庄的100多名农民人均增收5000元。

不只如此,一时大量患者涌入京东在线问诊,成为京东互联网医疗爆发的风口。

事情还得从2019年5月前后说起,当时京东健康只是京东零售的一个版块,主业就是医药电商。

他就问了辛利军一个问题,对京东健康,你到底要搞一个健康产品的零售,还是要深耕去干互联网医疗的事?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刘强东深知这一点,所以在京东健康独立之前就给辛利军送了一个大大的“礼物”。

“搬下山后,大家的眼界开阔了,赚钱的路子也多了,跑运输、开出租、开店,都有营生。”背上村村支书王占华告诉记者,2018年,背上村实现了整村脱贫。去年,村民人均收入9860元。截至目前,左权县投资3.5亿元,规划建设了宜居苑、安居苑、福居苑、乐居苑四个集中安置点。截至2019年底,左权县共有32个村、4578人搬出深山住进新居,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3806人。

于是,京东健康开始独立运营,辛利军任CEO,全面掌舵。

辛利军掌舵京东健康后,在保障京东大药房“药”的领域成为线上带头大哥的同时,在“医”的领域也不断发力,发力线上问诊,预约看病以及上线“京东健康心脏中心”,打造线上线下一体化闭环服务。

2016年5月31日,京东大药房正式上线,京东商城正式进入药品零售,实现非处方药的线上直接购买。这就是京东健康的前身。

藏在深山,就不怕没客来?

京东健康互联网医疗行业“医、药联动”的闭环体系正式形成。正是这个体系,在遭遇疫情的时候,不仅起到了保民生的作用,更是让京东健康起飞。

但京东健康要干的是互联网医疗,虽有企业试水,但成效不大,可以说没有行业标杆,京东健康想成为行业标杆。

疫情期间的担当,京东健康实力的迸发

刘强东对这个回答很满意,对辛利军说,我看好你们。